啊錯

尋找紅心A

舞會 英レオ

第一次寫es的腳色,如果有什麼奇怪(?)的地方先對不起了(跪

*雷歐女裝注意
*大寫的OOC
*手感復健
*小學生文筆
*同居前提

==============

01.

午後溫暖的陽光照在擺滿甜點的餐桌上,玻璃杯裡的紅茶在照耀下更顯的晶瑩剔透,這裡的一切看起來是如此的美好,但在天祥院英智的眼裡卻是令人反感。

虛偽的問候、做作的禮節,儘管他已經對這種場合感到厭倦,他依然毫不在乎的繼續啜飲著茶。

站在一旁的一群女子似乎注意到坐在座位上的英智,一邊竊竊私語著朝他望去。

「他就是社長的兒子啊?」

「聽說正在就讀偶像學校呢。」

「看起來挺帥的,要不要去搭訕看看?」

可以請妳們在議論他人時小聲一點嗎?英智在心裡默默地吐槽。

也許是注意到了自己的音量,她們停止交談,裝成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慢慢的走向他。

濃厚的妝容、因為用量過度反而使人反感的香水,對於他來說早已見怪不怪。

走到了英智的座位面前,那群女子中的其中一位向他開口,「請問你是……天祥院先生嗎?」

「是的,怎麼了嗎?」

雖然厭惡如此做作社交搭訕,英智臉上仍掛著微笑。

在經過幾句客套的寒喧後,她們徑自地在英智身邊坐下。

看來暫時無法脫身了呢。
他在心裡苦笑。

她們的話題十分膚淺,大多圍繞在政商名流間的八卦上。

這些話題完全提不起英智的興趣,漸漸的,他開始覺得無聊。

「今天晚上的舞會你會去吧?」對方忽然丟出的問題讓英智愣了一下。

「妳是說跨年舞會嗎?」為了掩蓋自己剛才的放空,他故作鎮定的反問回去。

「如果是的話,我會去。」

原本優雅喝茶的女子們聽到這話瞬間放下手邊事情,眼睛直直的盯著英智。

「請問......英智先生可以跟我一起參加嗎?」

「抱歉,我已經跟別人約好了。」


02.

雖然對她們說了已經有約,但其實根本沒有任何對象。

他垂頭喪氣地走回房間,心想該如何解決為了敷衍而撒出的謊。

「月永君,我回來了。」

「啊啊啊別打擾我,inspiration正在源源不絕地湧出啊!」月永雷歐趴在地板上,在空白樂譜上不斷地塗寫。

英智看了看周圍散亂的樂譜,果然還是這樣不做作的他最令人喜歡了。

「完成了!這次的曲子是可是以舞會為主題的曲子喔!能夠將古典音樂跟電子音樂完美混合在一起除了我以外沒有人了吧?我真是天才☆」他像個小孩子似的歡呼。

「你要不要聽聽?」雷歐走向擺在窗檯邊的鋼琴,正準備打開鋼琴蓋時,英智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似地打斷了他。

「月永,說到舞會……你要不要參加?」他走到衣櫥前,拿出一件黑色天鵝絨禮服。

「哈?混蛋皇帝你該不會要叫我穿著這個去吧?」雷歐上下打量了這件禮服,全黑的露背禮服配上黑色長手套給人一種優雅卻又不失性感的感覺。

雖然這件禮服設計的十分到位,但是要我一個男生穿,這混蛋皇帝是之前發燒燒壞腦袋了是不是?

「如果是要我穿的話,想都別想!」他一手撥開了英智手上的禮服。

「難道你想看到我跟那些濃妝豔抹的女孩子跳舞?今天過來搭訕我的人可不少喔,也許我會被抓去相親也說不定。」英智半威脅地說著,不斷地偷瞄坐在地板上的雷歐。

眼看雷歐仍對那套禮服不理不睬,英智只好使出自己最後的手段。

「如果你穿了,我就幫你妹妹訂製一套洋裝怎麼樣? 」

兩人之間一陣沉默。

「......我穿就是了。」

03.

或許是因為剛過聖誕的關係,街道上仍留著充滿歡樂氣氛的裝飾燈泡,一輛黑色轎車駛過像這樣的街道,最後停在氣派的大別墅前。

英智走下車,轉身向雷歐行了個禮,並把手伸向雷歐,正當自己準備握住對方的手時,他在心裡搖了搖頭。

不能丟掉自己的尊嚴!

眼看對方還是沒有要下車的意思,英智將頭探進車裡,「怎麼了?會害羞?」他在雷歐耳邊小小聲的問。

雷歐甩開了他的手,「不用你扶,我自己可以走!」雷歐紅著臉從車裡走出去。

英智默默的笑了出來,安靜的跟在他後面,走進會場。

04.

英智一進去大廳便引起不小的騷動。

身材性感的女孩、面容可愛的女孩、打扮華麗的女孩,一個個湧上前,這樣的情景讓雷歐心裡產生一陣酸味。

他把原本只是單純牽著的手像是宣示主權般的越握越緊,最後乾脆直接抱住對方的手臂。

英智注意到雷歐的動作,他不斷推辭掉各種邀約,舞伴、約會、甚至還有企業邀請,但一點作用也沒有。

最後英智只好放棄,趁著空檔,拉著雷歐的手走向會場的角落。

「抱歉,我還有一個重要的事要談,可以先去那邊等我嗎?」英智指向了會場中間的食物桌。「等我說完我就會過去的。」他像安撫小孩子般摸摸對方的頭。

雷歐默默地點了點頭,朝英智指的方向走去。

其實他根本沒生氣,他只不過是想看看英智為難的樣子罷了。

有錢人還真難當啊,他自顧自的想,哼著歌來到了擺滿食物的大長桌前。

交響樂奏下,為舞會拉開了序幕,貴賓們個個隨著音樂起舞。

「華麗的別墅、跳舞的人群,inspiration停不下來啊!」雷歐拿起了剛啃食完的雞翅,沾了擺在桌邊的醬料,在白色的地板上創作起來。正當他寫得正起勁時,一位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男子擋住了他的光線。

男子盯著地上的樂譜許久,他先輕拍雷歐的肩,見對方沒有反應,他試著開口搭訕。

眼看他仍繼續編寫樂譜,男子有些惱怒了,一腳踩在五線譜上。

「你在幹甚麼啊?我的曠世鉅作都被你給毀了!」雷歐瞪著那名青年。

被他這麼一吼,男子更對他產生了興趣,他先上下打量雷歐的身材,再偷偷地摸了他的腰。

雷歐被這調戲般的動作嚇到,朝對方閃了一巴掌。

男子首先是露出驚恐的表情,接著慢慢地化為憤怒,。

兩人音量越來越大,幾乎到了吵架的地步,引起週遭的注意,場內頓時安靜下來。

英智聽到爭吵中夾雜了雷歐的吼聲,推開圍觀的人群,來到雷歐的身邊。

他看了看地板上被皮鞋踩過的樂譜,大致推測過事情的緣由後,走到雷歐的前面並朝男子鞠了個躬。

「抱歉,他是第一次來這種場合,有甚麼不禮貌的地方,由我向你道歉。」

「是他先開始的......」雷小小聲反駁。

英智抬起頭看向那名青年,發現這名男子可是這附近出了名風流的暴發戶,似乎還曾經混過黑道。

他絲毫不理會英智的道歉,反而把將目標轉向英智,越罵越大聲,甚至連不堪入耳的粗話都脫口而出。

周圍聚集的人越來越多,這些人群裡其中也包含了男子的保標。

眼看著情況似乎對自己不利,英智轉頭看向雷歐。

「要逃了喔?」他用唇語發出了避難的信號。不管雷歐還來不及反應,一把握住雷歐的手,拉著他,往門口的方向跑去,留下愣在原地氣的跳腳的爆發戶。

05.

他們離開吵鬧的舞會大廳,來到通往花園的大階梯前,逃難似地跑了下去。
對於不習慣穿裙子的雷歐來說走路已經夠吃力了,更何況是穿著高跟鞋在樓梯奔跑。

一個踉蹌,雷歐撲倒在階梯上。

「好痛......」他摸著因跌倒而扭傷的腳踝。

原本跑在前面的英智走回他身邊,「還能走嗎?」雷歐搖搖頭。

眼看對方的保鑣離自己越來越近,而自己只能坐在樓梯上,跑也跑不了。

他知道,被抓住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。

雷歐慌了,他害怕的望向英智。

英智和雷歐對上了眼,想都沒想地,以公主抱的方式將雷歐抱起,雷歐被英智突然的動作給嚇了一跳,臉上頓時染上一陣羞紅。

兩人就像聽到午夜鐘響的灰姑娘般,在樓梯上奔走著,但這次再也不是灰姑娘孤獨一人的逃難了,而是王子與公主一同跑下通往幸福的階梯。

他們走過彎延的小徑來到大別墅的花園。

「應該不會再追來了吧…… 」英智轉頭望向身後,鬆了一口氣。
他把原本抱在手上的雷歐放在噴水池旁的草地,蹲下來,仔細觀察對方的傷勢。

英智脫下雷歐腳上的高跟鞋,「看來這雙鞋不能再穿了呢。」

原本亮麗的黑色綁帶被磨損的殘破不堪,甚至連固定用的金色一字扣都難逃一劫。

「剛剛的事,對不起。」雷歐有些愧疚地低下頭。

看著自己的愛人因感到抱歉而低頭沉默不語,這樣的畫面是多麼惹人憐愛啊!
英智小小聲的笑了出來。真是太可愛了。

「腳還能動嗎?」

「已經好多了。」雷歐試著扭了扭腳踝,「既然都來到舞會,不跳舞真是太可惜了。」

「?」

「反正這裡還能聽的到會場的音樂呢。」英智牽起雷歐的手,摟著他的腰,配合著從遠方傳來的交響樂,一步一步隨著音樂起舞。

不知道是不是扭傷的緣故,雷歐的步伐仍搖搖晃晃的。
英智一個不小心,到對方的腳,撲倒在他身上。

英智一跌,雷歐也跟著重心不穩了起來,兩人跌進了身後的噴水池,躺在淺淺的池底。

英智看了看自己已經溼透的衣服,再看看雷歐那沾了水而變的沉甸甸(的)裙擺,苦腦著該如何向自家僕人解釋時,一陣水花朝他噴了過來。

「啊哈哈哈哈☆接招吧!」雷歐手裡捧著水,再次撒向英智。

「怎麼?怕了嗎?」他挑釁般的眨了眨眼。

英智被這麼一潑給愣住了,停在那呆了幾秒,隨後便朝著雷歐潑出更大的水花。

算了,那種事之後再說吧。
英智開心的笑了。

他抬起頭,望向遠方的星空。
偶爾這樣大鬧一下或許也不錯呢。

06.

他們回到家,濕漉漉的衣服早已被風吹乾。

雷歐大喇喇的躺在床上,「啊——果然這種据緊的場合不適合我呢,那種地方啊,完全限制住妄想,還有這身衣服也是。」

雷歐坐起,想辦法將自己身上的禮服脫下。

「月永君先等等。」英智推倒了對方。

「既然都穿了這麼難得的衣服,那今晚就來玩些特別的吧。」

望向被自己壓制在身下的少年,英智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
看來,他們倆的舞會似乎還沒結束呢。

评论(1)
热度(27)
© 啊錯 | Powered by LOFTER